热门推荐

随便看看

把情绪发泄到了身边弱小、安全的人身上

2020-03-05 08:20

咚咚老师担心的是,这种恐惧感会蔓延,从而产生对异性的怀疑。因此,她非常需要母亲的陪伴和开导。

民警严厉地告诉他,如果再这样做,有可能要被关进看守所。他这才安静点。

“这件事情不仅伤害到悠悠的身体,还有心灵。”杭州市工读学校做心理健康辅导的咚咚老师说,“悠悠将在很长一段时间,对于像父亲这样的成年男性,产生恐惧。”

涉事的这家“足之秀”鞋店,位于温州瓯海区瞿溪镇最繁华的街道旁。小店面积不大,就10来平米。昨天,这家鞋店大门紧闭。

这个小女孩我经常看到,平时她就和妈妈在店里。听说她叫悠悠,今年4岁。她很可爱,眼睛大大的,头发有点黄,像洋娃娃一样。

浙江时代律师事务所陈一来律师认为,这件事暴露了现行法律的不足,“目前的法律,不利于在全社会营造人人关注、关爱儿童的氛围。”陈一来说,这类事情,除非孩子受伤达轻伤以上,被当作公诉案件,不然只能当虐待来处理,而虐待属自诉案件,即不告不理。

当时还有别的街坊在,我们问她是怎么弄伤的?她说:“是爸爸拿打火机把我烫伤的。”

其实说到这些,我也有些无奈,但这种情况只能批评教育。可他脸上没有悔悟的神情,还说女儿是他的,说邻居多管闲事。到派出所后态度才缓和些。

民警说,这位父亲中等身材,看起来30来岁,也不像是穷凶极恶的人,就问他:“有人说你虐待女儿。”没想到,他一脸不以为然,一口承认,还说女儿就是他的。

我偷偷把她拉到一边。发现她两条腿上都是烫伤的红肿块,最大的有拳头大小,有些地方已经烂了。悠悠说,被烫伤的地方太多,这几天她穿不了长裤,只能穿裙子啦。

我告诉他:“尽管你是父亲,但用这样的暴力手段是不行的。我们有法律,如果你女儿的伤被鉴定为轻伤,父亲同样要被刑事处理。”

民警有点气愤,把他带回当地派出所。一开始,这个父亲态度有点嚣张,还抱怨周边邻居为什么报警。

钱江晚报记者联系了女孩所在街道社区,和社会公益组织,继续关注悠悠。

钱报记者从周边邻居处了解到,这家店以售卖女鞋为主,生意还可以。

来到他们店里,一眼就看到孩子腿上的红肿块。她看到我有些害怕。我蹲下来,仔细看那些伤口,她有些躲闪。我数了下,发现她腿上共有近10处伤口,有些已经流脓了……我的心里像针刺一样难受。

处警民警说,9月17日上午10点左右接到报警,他迅速赶到鞋店,小女孩和她父亲也在。

上周四早上时,天下着雨有点凉飕飕的,但小女孩只穿了一条很薄的短裙。

陈一来建议,“对虐待儿童行为应制定严格标准,达到一定伤害次数或相应的程度,就应受到刑事处罚。”

他说,他是用打火机烧热钢制汤勺,然后像古代“烙刑”那样,烫女儿的腿。

事情是住在鞋店附近的阿茜(化名)捅到网上的,她说她“实在是看着心疼”。

美国《圣荷西水星报》2009年7月报道,中国大陆物理学家王苏文(音)在美做研究。有一天开车出门,先是妻子教训后座顽皮的儿子,随后父亲从前座转身打了儿子的脸。这一幕被路人看到后报警。夫妇双双被捕,关在看守所两晚。儿子和女儿交给一监护机构照顾。

美国国会自1974年以来陆续通过《儿童虐待预防和处理法》、《收养暨儿童福利法》等一系列法案,将儿童保护纳入政府管理视野,明确赋予了政府机构介入家庭实施干预措施的权力。

后来,女孩母亲跑来求情。夫妻俩一起保证,再不对女儿动用暴力。

回忆起9月17日的处警,瓯海公安局年轻的民警有些伤感和无奈:

大概一周前,我看到悠悠大腿上的红肿块。一开始没在意,以为她自己不小心烫伤的。可后来发现这样的伤痕越来越多。

知情人士透露,这位父亲平时性格比较暴躁,和邻里关系也不太好。

咚咚老师表示:“很可能这位父亲的童年,也被类似暴力事件伤害过。也可能他遇到了过大压力,把情绪发泄到了身边弱小、安全的人身上。”

此时,她爸一脸平静。他说起怎么用烧热的钢勺烫女儿,我气得发抖——他怎么下得了手?

昨天,钱江晚报记者找到微博上写的鞋店及女孩家地址,都是大门紧闭。

“这里存在一个明显缺陷。”陈一来说,比如悠悠,属于无行为能力人,不知用法律保护自己。而她的合法监护人,比如妈妈、爷爷、奶奶等,出于亲情,也不大可能起诉女孩爸爸。那就只能不了了之。